深化司法公開     促進司法公正
?
調研園地

海口中院2018年發改案件評查分析報告

作者:admin 信息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9-11-04 02:51

 

海口中院2018年發改案件評查分析報告
 
   為有效查擺和整改審判實踐中的突出問題,不斷增強法官的責任意識,堅持評優評先和問題追責兩手抓,促進審判質效持續提升,海口中院對2018年度被省高院二審發回重審和改判的各類案件進行專項評查。現將評查情況進行了調研分析,研究查找了其中存在的問題,并提出相應的工作建議,希望對提高全市法院法官審判業務,提升審判工作質效起到有益的作用。
  一、案件評查總體情況                 
  2018年度,省高院二審發改我院案件共計318件,發改率為22.44%,與2017年同比下降0.91個百分點,其中改判298件、發回重審的20件。被省高院發改的318件案件中,刑事案件26件(其中系列案6件)、民事案件66件(其中系列案26件)、行政案件226件(其中不服強制性拆遷補償決定糾紛系列案196件、確權類糾紛8件)。本次評查的發改案件共計93件(系列案件只抽查1件),二審以一審認定事實不清發改的案件15件、適用法律錯誤發改的案件18件、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錯誤發改的案件21件、適用法律錯誤及程序錯誤發改的案件10件、二審期間出現新證據發改的案件7件,因其他原因發改的案件22件。
  二、發改案件的主要特點
 (一)2018年度,海口中院一審上訴案件發改率仍較高,客觀上反映出本院一審上訴案件質量確實存在一些程序違法和實體處理不當的問題。
 (二)系列案件發改率為歷年最高,2018年度被發改的系列案件共計229件,占發改案件總數315件的73%,客觀上反映出系列發改案件的審理沒有充分發揮專業法官會議、院庭長監督或審判委會員的職能作用,同時缺少與上一級法院審判業務部門或法官的溝通和交流,造成上下兩級法院的主審法官或合議庭對案件事實、法律適用及對現行相關政策的理解、把握、認識不一致導致案件被改判,嚴重影響了審判工作質效。
 (三)從發改案件的情況,反映出部分法官仍不同程度存在司法能力不強、司法責任心不夠、對疑難復雜案件的處理欠缺經驗,從而造成部分案件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遺漏必要的訴訟參與人,剝奪當事人的訴訟權利等問題。
  (四)缺少對案件發改原因進行總結和交流,造成往年同樣原因發改的案件反復出現。
 三、發回重審案件存在問題及原因
   (一)發回重審的案件存在問題主要表現:一是認定事實不清;二是原審根據案件事實作出的認定與原告主張的法律關系的性質不一致的情形下,未依法向當事人釋明,告知當事人可以變更訴訟請求,而是直接作出裁判,違反法定程序;三是當事人變更訴訟請求后未依法向雙方當事人重新指定舉證期限和重新開庭審理,徑行判決,剝奪當事人的訴訟權利,程序違法;四是遺漏當事人,違反法定程序;五是當事人二審期間提交新證據。
  (二)發回重審案件存在問題及原因分析:
    1.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發回重審:如(2016)瓊01民初315號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原告中鐵十八局集團有限公司訴訟請求之一為請求判決被告海南中匯宏基實業投資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剩余工程款42954120元及相應利息4310267.84元。一審認定原、被告雙方簽字蓋章的10期工程量總額為83690677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工程進度款42170000元,被告應向原告支付欠付的工程款41520677元。并判決被告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向原告支付拖欠工程款41520677元并支付相應利息。因一審判決認定被告欠付原告的工程款41520677元的事實不清,被二審裁定發回重審。一審存在主要問題:一是對中鐵十八局集團有限公司實際完成的工程量認定有誤;二是對被告海南中匯宏基實業投資有限公司應付工程款計算不準確;三是對拆除工程量的認定,證據不充分。又如(2018)瓊01行初110號房屋拆遷違法一案,根據被告龍華區政府向一審法院提交的《海口市龍華區坡博、坡巷片區棚戶區(城中村)改造項目權屬人確認表》顯示,龍華區政府在對現場編號C269的房屋進行征收時,產權人曾登記為黎桂英,后又變更為坡博經濟社,但一審法院在審查時,未對龍華區政府變更產權人的行為進行審查,在未對涉案房屋權屬進行查明的情況下,直接駁回原告黎桂英、溫海燕的起訴,二審以一審認定事實不清,裁定發回重審。再如(2017)瓊01刑初23號銷售偽劣產品罪一案,一審存在主要問題:一是認定涉案2個集裝箱假冒白酒收貨人為被告人鄔長友的事實不清;二是認定2016年1月13日,工商機關在5號倉庫抓獲現場監督卸貨的被告人鄔長友,現場查獲白酒一批的事實證據不足;三是未對公安機關出具的《情況說明》組織質證,也未聽取公訴人、辯論人意見,直接據此認定鄔長友不構成立功,剝奪了鄔長友的訴訟權利,程序違法。二審認為原審判決程序違法且認定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裁定撤銷一審刑事判決,發回一審法院重新審理。
  2.依法應當向當事人釋明而未釋明,程序違法被發回重審:如(2017)瓊01民初563號建設用地使用權轉讓合同糾紛一案,原告柏道鋒請求判令被告萬基威公司根據《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向其支付土地使用權轉讓款4200萬元及承擔逾期付款違約金1134萬元。一審認定,原告柏道鋒與第三人王文溱簽訂的《合作開發協議》才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柏道鋒與萬基威公司簽訂《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及雙方到海口市人民政府辦理土地使用權過戶手續的行為只是履行《合作開發協議》的義務行為之一,柏道鋒與萬基威公司簽訂《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并不是另一獨立的民事法律行為,只是根據政府主管部門的要求辦理土地使用權過戶手續的環節之一,是為了實現《合作開發協議》的合同目的,第三人王文溱作為《合作開發協議》的合同主體相對人、萬基威公司作為目標公司且是該涉案土地使用權的最終實際受益者,共同負有向柏道鋒支付剩余轉讓款5257200元的民事責任。一審在未就此向原告柏道鋒進行釋明,柏道鋒也沒有變更訴訟請求的情況下作出判決,以《合作開發協議》約定的權利義務為基礎,判令萬基威公司、王文溱向柏道鋒支付應付未付轉讓款5257200元及其利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三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訴訟過程中,當事人主張的法律關系的性質或者民事行為的效力與人民法院根據案件事實作出的認定不一致的,人民法院應當釋明,告知當事人可以變更訴訟請求的規定。因一審在未向原告柏道鋒釋明,告知其可以變更訴訟請求的情況下,直接作出上述判決,二審以違反法定程序為由,裁定發回重審。
  3.因審理中剝奪當事人的訴訟權利,程序違法被發回重審:
如(2017)瓊01民初388號合資、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糾紛一案,本案原告吳文燦請求確認其享有由被告盛泰公司開發的“盛泰佳園” 項目40.26%的權益,并請求判令被告盛泰公司將歸屬于吳文燦的上述金錢利潤支付給吳文燦,將歸屬于吳文燦的上述商鋪及分攤土地使用權過戶給吳文燦等。一審以案件各方當事人未就合作的“盛泰佳園”工程項目進行結算,原告吳文燦主張的條件未成就,遂判決駁回原告吳文燦的訴訟請求。而本案一審期間,原告吳文燦向法院提交了《調取證據申請書》和《鑒定申請書》,但一審未準許也未釋明。二審認為原告的申請屬于當事人基本的舉證權,一審沒有準許,剝奪了上訴人吳文燦的訴訟權利,顯屬程序違法。且鑒定的內容屬于本案的關鍵事實的認定,若在二審期間委托鑒定,會剝奪當事人對該案件事實的上訴權。二審以一審程序違法,認定事實不清,裁定發回重審。又如(2017)瓊01刑初134號販賣毒品罪、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一案,原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陳炤廷犯販賣毒品罪、非法持有槍支和彈藥罪,并未指控陳炤廷犯運輸毒品罪,一審增加認定了陳炤廷犯運輸毒品罪。但一審在對被告人陳炤廷增加認定運輸毒品罪名時,未以開庭或庭后征求意見等方式聽取控辯雙方的意見,未組織雙方對罪名進行辨論,直接作出增加罪名的判決,剝奪了陳炤廷對于運輸毒品罪這一罪名的辯護權,違反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四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二款的規定,屬程序違法。二審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三)項、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款第(三)的規定,裁定撤銷一審刑事判決;發回一審法院重新審理。
  4.遺漏當事人,違反法定程序被發回重審的案:如(2016)瓊01民初136號繼承糾紛一案,在審理期間,被告孔麟提交《追加訴訟參與人申請書》,請求追加被繼承人孔祥義的妻子王淑南、孔祥義與她人生育的孔麒、孔碧露、孔耀作為繼承人參與訴訟。一審認為王淑南系被繼承人孔祥義的配偶,決定追加王淑南作為原告參加本案訴訟,但以孔麟未能提交孔麒、孔碧露、孔耀系被繼承人孔祥義的繼承人的相關證據為由,駁回孔麟追加孔麒、孔碧露、孔耀為本案共同原告的申請。二審認為,在原、被告雙方對孔麒、孔碧露、孔耀作為孔祥義的繼承人無異議,且另案即(2014)美民一初字第1219號繼承糾紛案曾將王淑南、孔麒、孔碧露、孔耀作為被繼承人孔祥義的繼承人列為訴訟當事人,可證明孔麒、孔碧露、孔耀作為被繼承人孔祥義繼承人的事實。二審以一審判決存在事實不清之處導致可能遺漏原告為由,裁定發回重審。又如(2018)瓊01行初28號土地行政強制一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經復議的案件,復議機關決定維持原行政行為的,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和復議機關是共同被告;復議機關改變原行政行為的,復議機關是被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二十二條第三款規定:復議機關確認原行政行為違法,屬于改變原行政行為,但復議機關以違反法定程序為由確認原行政行為違法的除外。本案中,秀英區政府作出的29號復議決定以秀英城管局強制拆除涉案建筑違反法定程序為由,確認秀英城管局拆除養雞場行為違法,應不屬于改變原行政行為。雖然李立勇僅針對秀英區政府作出的29號復議決定駁回其賠償請求提起訴訟,但駁回賠償請求并不屬于改變原行政行為的情形。因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本案中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即秀英城管局應作為本案的共同被告參加訴訟。二審以一審判決違反法定程序,遺漏當事人為由,裁定撤銷一審行政判決,發回重審。
    四、改判案件存在的問題及原因分析
  (一)民事改判案件存在的問題及原因:一是因當事人未正確行使訴訟權利和履行訴訟義務,在二審期間提交新證據,二審直接采信新證據,致使案件事實變更而被改判;二是在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件中,關于案外人對涉案財產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問題,一、二審法院存在不同觀點和意見,造成適用法律不同,處理結果不一樣; 三因認定案由不當、適用法律錯誤,造成處理結果不當;四是在計算應付工程款時,重復計算質保金和計算應付欠款的利息起算時間有誤;五是因侵權責任主體表述錯誤;六是因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不當導致判決結果錯誤:七是因違反不告不理原則。
  1.因當事人未正確行使訴訟權利和履行訴訟義務,在二審期間提交新證據或新發生的證據,二審直接采信新證據,致使案件事實發生變化被改判:如(2017)瓊01民初64號房屋買賣合同糾紛一案,原告陶孚名請求判決確認購房合同合法有效,中深公司協助辦理不動產證。一審期間,因原告陶孚名未能提供其支付購房款的《收據》原件,無法證明其已支付了購房款,故一審判決駁回原告關于主張被告中深公司協助辦理不動產證的訴訟請求。本案二審期間,原告向法院出具了其支付購房款《收據》原件,證明其已依約全額支付購房款義務;另外涉案房屋的富彤物業公司二審時也出具物業管理費、水電費統計表等證據,與一審出具的《證明書》相印證,證明了中深公司于1993年將涉案房屋交付給陶孚名使用至今已超25年,且25年中無權利人對涉案房屋主張權利,二審據此認定原告陶孚名主張涉案房屋系其出資購買有事實根據。改判支持原告陶孚名的全部訴訟請求。又如(2017)瓊01民初420號股權轉讓糾紛一案,本案的爭議焦點是當事人雙方簽訂的《海南四海云天實業有限公司股份轉讓協議書》未履行的44%股權轉讓部分是繼續履行還是解除的問題。一審依據已查明的案件事實,判決解除原告海南晉商財富投資公司與被告陳劍宏、陳瓊鶯簽訂的《海南四海云天實業有限公司股份轉讓協議書》未履行的44%股權轉讓部分,并限被告陳劍宏、陳瓊鶯向原告支付違約金305.85萬元。二審期間,當事人提供了被告陳劍宏、陳瓊鶯已經支付完畢5739萬元股權轉讓款的新證據,證明海南晉商財富投資公司的合同目的已經實現,《股份轉讓協議書》已不符合約定解除條件和法定解除條件。因案件事實發生了變化,二審據此改判雙方簽訂的《海南四海云天實業有限公司股份轉讓協議書》繼續履行。
  2.在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件中,關于案外人對涉案財產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一、二審法院存在不同觀點和意見,造成適用法律不同,處理結果不一樣。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一十三條規定,“對申請執行人提起的執行異議之訴,人民法院經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一)案外人就執行標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判決準許執行該執行標的;(二)案外人就執行標的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判決駁回訴訟請求。”在審理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案件中,判斷能否支持申請執行人許可執行的請求,需認定案外人就執行標的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但在審理該類案件過程中,因一、二審對《物權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等相關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的理解不同,容易出現適用法律錯誤,處理結果不當的情形:如(2017)瓊01民初641號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一案,一審依照《物權法》第二十八條規定:“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自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生效時發生效力。”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百九十三條規定:“拍賣成交或者依法定程序裁定以物抵債的,標的物所有權自拍賣成交裁定或者抵債裁定送達買受人或者接受抵債物的債權人時轉移。”認定涉案房產于2017年4月11日被本院在執行程序中依法裁定抵債給原告崔霞、王波;龍華法院于2013年9月9日判令中平公司須將涉案房產過戶至案外人趙國平名下,但在房產沒有實際過戶的情況下,趙國平并沒有享有涉案房產的物權,只是享有要求房產過戶的債權。該權利不能對抗崔霞、王波對房產享有的物權,不能排除崔霞、王波作為房屋產權人要求繼續完善房產過戶手續的權利。一審遂判決準許執行涉案房產。二審認定案外人趙國平對案涉房產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理由為:案外人趙國平與中平公司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合法有效;趙國平在法院查封之前已支付了案涉房產的全部購房款;趙國平在法院查封之前已占有案涉房產;趙國平已積極行使了要求法院辦理案涉房產過戶手續的權利,案涉房產未能過戶不是趙國平的原因所致。趙國平對案涉房產提起的執行異議符合執行異議和復議規定第二十八條規定的四個條件,故其對案涉房產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二審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一十三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第二十八條的規定,改判:撤銷原審判決;駁回崔霞、王波的訴訟請求。
  3.因認定案由不當、適用法律錯誤,造成處理結果不當:如(2017)瓊01民初416號侵犯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原告春光公司以被告南國公司侵犯其著作權,構成不正當競爭為由,請求判令:(1)被告南國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250g Ginger coconut candy (250克姜汁椰子糖)》美術作品著作權的侵權行為,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銷毀全部侵權包裝;(2)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500萬元及原告支付的合理維權支出50萬元;(3)判令被告連續一個月在其官方網站(http://www.nanguo.com)首頁和《海南日報》登報賠禮道歉,消除影響等。本案是春光公司主張南國公司侵犯其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引起的糾紛,案由應為侵犯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但一審卻認定本案案由為仿冒糾紛,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七條第五項即“剽竊他人作品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的規定,認為被告南國公司不存在剽竊原告美術作品的行為,不構成對原告的著作權侵權和對原告不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駁回原告春光公司的訴訟請求。二審認為,一審法院認定本案案由為仿冒糾紛不當;一審以被控侵權產品包裝上并未體現南國公司的企業標識與企業信息為由認定侵權不成立有誤。二審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一)項關于“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表演、放映、廣播、匯編、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應當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第四十九條關于侵犯著作權賠償標準的規定,改判支持原告春光公司的訴訟請求,并賠償春光公司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的合理費用等。
  4.侵權責任主體的表述錯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五十六條規定:“個體工商戶的債務,個人經營的,以個人財產承擔;家庭經營的,以家庭財產承擔;無法區分的,以家庭財產承擔”。如(2018)瓊01民初289號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案,被告海口龍華七仙好樂迪會所為翁庸昭個人經營的個體工商戶,本案中的侵權責任應由其經營者翁庸昭承擔。但一審將侵權責任主體認定為海口龍華七仙好樂迪會所,認定海口龍華七仙好樂迪會所未經原告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許可擅自放映涉案音樂電視作品,侵害了涉案音樂電視作品的放映權,判決被告口龍華七仙好樂迪會所承擔停止侵權、立即從曲庫中刪除侵權作品、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費用的責任。二審以一審判決對于責任主體的表述錯誤為由,改判由海口龍華七仙好樂迪會所的經營者翁庸昭承擔著作權侵權責任。本案一審判決存在問題主要是對于侵權責任主體的表述錯誤:即好樂迪會所為個人經營的個體工商戶,侵權責任應由其經營者翁庸昭承擔,一審判決由好樂迪會所承擔,責任主體不當。
  5.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不當:如(2016)瓊01民初284號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因一審在計算被告海南貴亨置地有限公司應付原告江西臨川建筑安裝工程總公司的工程款中漏判決770751元,造成違約金計算基數有誤,同時違約金計算標準和保證金利息計算標準過高。二審以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為由予以改判。
  6.違反不告不理原則:根據民事訴訟“不告不理”的基本原則,法院應當圍繞當事人的訴訟請求審理民事案件。如(2017)瓊01民初104號委托合同糾紛一案,原告京豪公司的訴訟請求是判令被告珺藝公司將位于海口市白龍南路73 號濱河小區白龍大廈一、二、三層過戶給原告。京豪公司作為一審原告,并未起訴請求解除合同,一審法院直接判決解除《合作協議書》。另外,在本案一審審理過程中,被告珺藝公司沒有就其墊付的競買保證金、后續的拍賣成交款及相關稅費、京豪公司的違約責任等問題向原告京豪公司提出反訴,一審判決直接判令原告京豪公司向被告珺藝公司支付中標價款和相應稅費及占用資金期間的利息,不但超出了本案的訴訟請求范圍,也剝奪了珺藝公司向京豪公司主張上述款項及要求京豪公司承擔相應違約責任的相關訴訟權利。二審改判撤銷原審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二)行政改判案件存在問題及原因:一是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導致判決結果不當;二是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導致判決結果不當。
    1.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導致判決結果不當:如(2017)瓊01行初785號房屋征收及行政復議等45件系列案件,原告劉勇智等人請求依法撤銷被告龍華區政府的面前坡片區第二階段征收決定和被告市政府16號復議決定。一審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二審以一審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為由予以改判:確認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政府作出征收決定的行政行為違法;撤銷海口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一審存在問題:一是對評估機構的選定程序是否合法未予查明和認定。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二十條第一款規定: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由被征收人協商選定;協商不成的,通過多數決定、隨機選定等方式確定。本案中,被告龍華區政府不能舉證證明評估機構海南首立房地產估價有限公司的選定符合規定,一審對參與推薦評估機構的人員能否代表被征收片區大多數人,沒有調查清楚。二是一審對集體土地的征收是否經過征地報批和審批的事實未查清。《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僅適用于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而集體土地上的房屋,原則上應當適用《土地管理法》等有關集體土地征收的規定予以征收補償安置。二者適用的法律法規不同,補償的對象、方式和標準亦有本質區別。本案中,被告龍華區政府認可涉案征收范圍內存在部分集體土地,但一審未查清集體土地的征收是否經過征地報批和審批。三是同一行政行為應當合并審理而一審分別立案審理并作出多個裁判不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七條規定,“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為二人以上,因同一行政行為發生的行政案件,或者因同類行政行為發生的行政案件、人民法院認為可以合并審理并經當事人同意的,為共同訴訟。”原告劉勇智等人提起的系列行政訴訟,請求撤銷上述征收決定,屬于必要共同訴訟,應當立一個行政案件合并審理。但一審分別立案,并對同一個被訴行政行為作出多個裁判。
   2.一審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導致判決結果不當:
如(2017)瓊01行初91號支付征收補償款一案,一審存在的問題主要表現為:一是對房屋征收部門與第三人邱愛瓊簽訂的《海口市龍華區面前坡片區棚戶區(城中村)改造項目房屋征收貨幣化安置協議》的合法性和對第三人邱愛瓊作出的征收補償行為未作審查認定;二是對被征收人陳淑媛是否應獲得獎勵補償的問題認定錯誤;三是在龍華區政府已將征收地塊的全部征收安置補償款支付給第三人邱愛瓊,且在該行政行為尚未被依法撤銷的情形下,又判決龍華區政府向陳淑媛支付征收安置補償款,適用法律錯誤,處理結果不當。
  (三)刑事改判案件存在問題及原因一是認定事實錯誤和定罪不準;二是對扣押在案財物的處理不當;三是部分犯罪事實認定錯誤;四是量刑不當。
   1、認定事實錯誤和定罪錯誤:如(2017)瓊01刑初118號販賣毒品罪一案,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李洪犯販賣毒品罪,一審根據案件事實認定被告人李洪非法持有甲基苯丙胺50克、尼美西泮片劑13.4克、咖啡因6克,其行為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公訴機關以一審判決對李洪定性錯誤和錯誤認定李洪毒品犯罪的數量為由提起抗訴,被告人李洪也提起上訴。二審認為,李洪曾販賣過毒品、李洪是販毒人員,李洪販賣甲基苯丙胺149.2克、尼美西泮片劑13.4克、咖啡因6克,毒品數量大,其行為應構成販賣毒品罪,改判一審被告人李洪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十萬元。
   2.因對扣押在案財物的處理不當而被改判:如(2017)瓊01刑初114號受賄罪一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三條的規定,罰金的執行順位在退贓之后,即不論是當事人主動退贓還是偵查機關追繳,都應當先退贓,剩余部分才可從中執行罰金。一審判決“扣押被告人向東在案的東風雪鐵龍富康AXC型、車牌號為桂BF8070轎車1輛,變價折繳罰金,上繳國庫,由扣押機關海口市人民檢察院執行”,一審在沒有查清扣押在案的財物是否足以足額退贓的情況下,從扣押在案的財物中將車輛折繳罰金,與上述法律規定相悖,屬于適用法律錯誤。同時,一審判決繼續追繳被告人向東違法所得的范圍限于342萬元,在對涉案財物處理的同時又全額追繳342萬元,顯然加重了被告人退贓的義務,既不符合案件事實,又違反法律規定,且不利于被告人向東將來的服刑改造。因此,一審對涉案財物的處理不當。二審對該項判決改為:“扣押在案的卡羅素1-88寶珀牌手表1塊、陀飛輪295寶珀手表1塊、日本金嗓子功放設備5件、英國天朗KENSINGTON音箱2個、天朗西敏寺音箱2個、東風雪鐵龍富康AXC型車牌號為桂BF8070轎車1輛等物品,變價后折抵受賄贓款,不足部分繼續追繳,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3.因部分犯罪事實認定錯誤而被改判:如(2018)瓊01刑初41號故意傷害罪一案,一審以被告人王河犯故意傷害罪和非法拘禁罪,執行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二審認為一審認定被告人王河犯非法拘禁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以予改判,撤銷了對被告人王河犯非法拘禁罪的認定。一審存在問題:一是對本案被告實施非法拘禁的具體地點、非法拘禁的方式均未能查清;二是王河與被害人韓佳秀雖已離婚,但在指控的非法拘禁期間之前和之后均處于長期同居的狀態,不符合非法拘禁罪構成要件。
  4.因量刑不當而被改判:如(2018)瓊01刑初2號販賣毒品罪一案,一審沒有認定冼銘、冼傳宗二被告人有從輕情節:即二被告人到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實,認罪態度好,且大部分毒品沒有流入社會,依法可從輕處罰。二審認為一審判處二被告人無期徒刑,量刑過重,改判二被告人為有期徒刑。
  又如(2018)瓊01刑初16號故意傷害罪一案,一審認定被告人陳貽吉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被告人曹業山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而本案中,被害人具有特異體質即腦血管畸形,其死亡原因是腦血管畸形因外力作用后出血引起,屬于一果多因,在量刑時應當區別于嚴重的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件,尤其需要考慮二被告人所實施的暴力程度。另外,被害人對本案的引發存在過錯,二被告人均具有自首情節,且主動賠償獲得了被害人家屬的諒解。綜合考量本案的犯罪事實和具體量刑情節,依法可以對二被告人減輕處罰。二審認為一審對二被告人的量刑過重,改判被告人陳貽吉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曹業山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五、工作中需要加強和改進的建議
  (一)加強培訓學習,不斷提高法官審判業務水平。不斷加強法官隊伍建設,強化法官的責任意識,重視審判技能的培訓,使審判業務學習和培訓常態化、制度化,提升法官的審判職業技能。對于本次評查中發現的實體上和程序方面存在的問題,要認真研究分析,總結經驗,汲取教訓,加強學習,從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中提高司法能力,確保案件質量,提升審判質效。
  (二)重視釋明工作,加大調撤力度,降低案件上訴率。釋明權是法官的權利,更是法官的義務,法官積極發揮能動作用,加大法律知識和訴訟技能的釋明力度,力使當事人能夠通過法官的釋明,正確、充分地行使訴訟權利,最大限度避免因當事人錯訴或當事人二審時才提交新證據等原因造成案件被發改的情形。案件宣判后要耐心、細致地作好判后答疑工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部分當事由于認知原因,對事實清楚、證據充分、裁判正確不必上訴的案件提起上訴。同時,要加大調撤力度,盡量減少上訴案件數,從而有效降低案件發改率。
  (三)注重發揮審判委員會和專業法官會議作用。要強化審判委員會總結審判經驗、加強審判管理、統一裁判標準的職能作用,進一步規范完善專業法官會議制度,充分發揮法官會議的智慧作用。對系列案件、重大案件、新類型案件、疑難復雜案件、法律規定不明確又認知不同案件的,要主動提交法官會議和審判委員會討論處理,開展多方位、多層次的研討分析,以增強案件處理的準確性,實現審判工作的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機統一。
 (四)強化對發改案件的情況通報和指導交流溝通。建議上下級法院之間定期或不定期對發改案件及時通報,以座談會、研討會等形式,針對評查過程中發現的常見多發問題進行匯總梳理,找出癥結,最大限度避免因同樣原因發改的案件反復出現。對于二審發改案件,建議二審法院對一審案件發改前向一審法官或合議庭進行溝通,一審法院對于二審發改有異議的案件可提出異議意見,避免出現因上下兩級法院主審法官或合議庭對案件事實、法律適用及對現行相關政策的理解、把握、認識不一致導致案件被改判的現象,確保人民群眾從每一件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公正。
 
 
 
                      
 

? 快乐扑克三走势图